学宝会计网校

澳 门 皇 冠 足 球 赔 率 网170号段快成营销诈骗专线?虚商全面扩张陷信任危机

    她眼中刚刚闪过的那一丝惊惶之色,他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沃达贝族群是个神奇的存在,他们被称为世界上最“自负”的族群;就连他们的男性都会十分注重自己的外表且随身携带小镜子;他们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女性地位高于男性的一妻多夫制民族;还不够?他们一年一度的选美大赛会让你目瞪口呆,参赛男人如果运气好被女观众相中,不论女子未婚已婚都能将其顺利领回家!

格莱沃尔节会在每年雨季刚刚结束的9月如期上演、持续7天7夜,它是西非游牧民族——沃达贝部落最重要的节日,主旨在于庆祝和感恩上苍对西非平原短暂绿色、肥沃雨季的给予。对于参赛的男人们来说,6个小时的装扮时间虽然不短,但他们在得到了围观女人的暧昧眼神以及得到专家评委的肯定时,就知道一切都是值得的!最重要的是,这个比赛很可能为他们偷得美人归赢得机会。

一名男子正在专心致志地画眼线。沃达贝人有自己的审美标准,通常高挑的身材、明亮的眼睛、洁白的牙齿和一个高挺的鼻子会是一个男人的加分项,为了达到这些,他们特意在头上佩戴鸵鸟羽毛增加高度、在脸上涂满厚厚的红粘土、描上又粗又黑的眼线用以突显自己明亮的眼睛、甚至还会涂唇膏炫耀洁白的牙齿。

为了在比赛上博得评委观众的注意,他们会露出一个典型的标准表情:呲咧着嘴彰显洁白的牙齿、瞪着眼睛为了显示明亮的眸光、最后要尽量做出夸张的神情给女人们留下深刻印象。

沃达贝部落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,男人会随身携带小镜子整理妆容。在比赛上,如果围观的女子看上了某个选手,她有权利被长相更佳的男人“偷走”、抛弃自己的丈夫。因此一些想要“被偷走”的女人就会积极参加这个活动,而她们在这个盛会上评判男人好坏的标准全凭外貌,若是遇到一个好看的男人,女人就会拍拍对方的肩膀把他领回家。

当然,如果一个男人担心妻子跑路,他可能会劝阻妻子远离这个比赛。但是,有丈夫的女人并不受到绝对的制约,因为在一妻多夫制的沃达贝部落里,女性拥有绝对的性自由,她们可以有很多个丈夫。男人对于妻子的离去没有丝毫发言权,当然,对于妻子为了另一个男人出走更是没有立场。

在涉及性的方面,女性占有绝对的主导性。未婚女子可以在任意时间和任何自己中意的对象发生关系。但是男性则没有主动要求发生关系的权利。这个比赛的优胜者的好处在于冠军将获得优先选择姑娘的主动权。

“我们来格莱沃尔节主要为了开心,”一个沃达贝族男人说,“如果我能得到一个女人的芳心当然更好。”另一个受访者则表现出了对“偷妻子”极大的兴趣,他很骄傲地说自己已经成功地偷到过30个妻子,但不是所有“偷盗”都是有趣且带有玩乐兴致的。“你要知道,偷妻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”一个部落男子告诉记者,“只要沃达贝族人知道怎么做!你从别人那里偷来一个女人,她会帮你延续血脉、开枝散叶。但只有沃达贝族人知道怎么做到这一点!”

【凤凰财经官方微信(ID:finance_ifeng),全球华人都在看!众多精品栏目总有一款你喜欢:涨停板复盘,追涨股,只做强势股;财知道,不同视角读懂新闻背后;小报告,以小见大读懂大时代;连环话,一张图让你看懂热门财经事件。 】

澳 门 皇 冠 足 球 赔 率 网

澳 门 百 家 乐 算 牌 秘 籍

    但只要他轻轻的一撩拨,她的身体就泛滥成灾。

    李岩估测了一下距离,要是他的大炮开火的话,也能给城下的流贼造成一些伤亡,可是刚才的一顿火炮,每门火炮都发射了十来颗霰弹,火炮需要冷却。而且他现在已经将流贼打过了涡河,完成了战役目标,自然也不用浪费弹药了。再有就是流贼是在城上有高度的优势,也能将炮弹打到他这里,所以他也不想继续靠近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饿吗?若是不饿的话我们晚一会儿再吃饭吧!”姝娘笑眯眯的说道,“下午的时候吃多了点心,倒是现在还不饿呢!”

    “太医们束手无策…就连上官神医都说只能用药吊着,时日无多…”楚昀疏哽咽了一下,显得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宁无天没有说话,看着木芯瑜,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翁廷均想哭。

    叶寻极其凶悍的扛住了一道蟒拳,却没有阻挡第二道,毕竟实力有限。

    “李兄,依照现在的情况,来硬的肯定是不行了,最好是能偷偷摸摸的把董小汇带走。”

    爱因斯坦看向小强的眼中多出了几分欣赏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要小龟跟她早点熟悉起来,怎么可能不碰到它?曲檀儿莫名其妙。澳 门 皇 冠 足 球 赔 率 网

    “请太子速退!”

    “是你偷了朕的御龙南令!”

    只感觉一股很是微弱的气息在这个时候涌现,第一时间,令的他这样的高手都开始有些警觉。

    见洛奇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,路西尔默然了良久,旋即响起一声轻叹,“这件事,是有关于我们艾利斯家族的秘密,我希望你不要过多的询问。也许未来知道了一切的菲利斯会告诉你,但是至少现在你无法从我口中得知有关于这些事情的半点情况。”

    我手冻得僵硬了,实在是有心无力了嗷嗷嗷嗷!

    “澈少爷,我做错什么了吗?”小琪无辜的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毒火飞蜈心惊到了极点,一股寒意袭遍全身,不由得浑身抖个不停。想到被堵住菊门的滋味,不由的牙根发酸。一声长叹摇了摇头说道:“卑鄙的人类小子,你还真是个没人性的东西,本座认栽了,本座全说给你听,只要你答应给本座一个痛快即可。岛主大人,不是属下有意背叛,只是这小子太过狠毒,愿大人原谅在下无心之失。”毒火飞蜈面向南方十分悲凉的说道。


本文引用地址:http://www.csacc.org/yhcy/ksdt/2016-01-23/76047.html
上一篇:
下一篇: